要怎样努力,才能成为很有意思的人

要怎样努力才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

这个问题下的第一个回答可以说是我见到过的最高赞的回答,他的答案我也看了很多遍,明知道是鸡汤却感觉很有力量。

这个答案我总想答一下,但又感觉到自己又不是很厉害的人,强答的话恐怕很难令人信服。

于是我把这个问题换了一个词。

要怎样努力才能成为很有意思的人。

这样看感觉好像降低了难度,实则不然。你看写linux和git的linux,微软的盖茨,跑的很快的博尔特,还有我们最熟悉的马云。

他们算不算很厉害的人,当然算。为什么,因为他们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都是翘楚的人物,但是这也注定很厉害的人少数的,因为只有翘楚才能被归到很厉害的人里面,而翘楚本身就是一个lim x趋向于0的数,所以说有的时候不是我们不努力,不厉害,而是我们真的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如果想得到很厉害的标签,是有名额限制的,而且有时还有时间先后的限制啊。

我们的记忆力真的是不太好,不能记下所有的名字,所以只好记前几名。

所以你看,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真的是太难了,难道我们普通的人根本就理解不了有多难呢。

所以我想换一个词。

要怎样努力才能成为很有意思的人

换了一个词之后,难度是不是明显就降下来了。

是的,是降了不少,但也不容易。

为什么呢?

我问你,想成为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是不是得首先知道很厉害的人是什么样的呢,就好比说老师让你去写作文,你写了一通,洋洋洒洒落笔千言,最后老师说你不扣题,没有给很高的分数,这样就不好了吧。

所以我们就先问是什么,在问为什么,怎么做这些后续的问题。

什么是有意思的人呢?你看别人在对一个人评价的时候,会说,这个人挺有意思啊,仔细观察了这些人说话时的表情,就会发现这些人是在笑着说的啊。

那看起来能让人发笑的人就是有意思的人吧。

憨豆先生那肯定算是有意思的人了吧,你随便拉个人去看憨豆先生的视频,只要这个人不是太刻板,应该不会不乐的吧。

但是这样一来,世界上会哄人笑的人是不是太多了啊,有会说相声的人,会讲笑话的人,马戏团中的小丑,还有微博上的段子手,而且在恋爱的时候,好像我们每个人都会说一些让喜欢的人发笑的事,做让喜欢的人发笑的事,那这样一来全世界是不是都是很有意思的人了啊,那这也太简单了吧。

我总觉得还有一些别的制约条件。

我们第一遍听相声,听笑话,看马戏团的表演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的被逗得哈哈大笑,但是在听几遍的话,发现也就没那么有意思了,微博上的段子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有意思,过段时间人们也就忘了。

人们需要新的东西,而且还是需要新的东西源源不断的出现,这样人们才会丧失对其的关注,人们才会觉得这个人是个有意思的人吧。

那也就是说,一次有意思并没有用,总有意思,人们才会觉得他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是啊,毕竟好早就有人说了,当好人不难,当一辈子好人才真难。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说有意思的人是可以源源不断说出有意思的话,做有意思的事的人了。

我觉得太难了。

我觉得这一定程度上要比成为很厉害的人的条件还要苛刻了,为什么呢,你想很很厉害的人中是不乏有一些灵光一闪的时刻出现,然后就创造出了一些很厉害的东西来,也就是说你只要很厉害过,人们就承认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了,但是有意思的人就不同了,要源源不断的有意思,要源源不断的输出新的东西,要源源不断的跟上时代的发展与潮流,这样是不是也不容易。

再去看几遍憨豆先生的视频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幽默但却并不滑稽的人,这个世界每天都在输出成千上万的幽默剧,但只有憨豆先生能够流传全世界,而且很久以前的东西,看起来也并不过时。经得住时间检验,和大多数人检验的东西,我想我们就可以称之为经典了吧。

阿特金森从小接受英国国教信仰。他的大学本科开始是在纽卡斯尔大学,专业为电机工程,之后转入牛津大学的女王学院继续攻读电机工程硕士。他首次取得公众注意是在1976年的爱丁堡艺术节(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在牛津时,他也为牛津大学戏剧协会(Oxford University Dramatic Society),牛津讽刺剧社(Oxford Revue)和试验剧场俱乐部(Experimental Theatre Club)演出一些剧目。在那里他遇到了在他之后演艺生涯中将一直与之合作的作家理查·克提斯(Richard Curtis)和作曲家Howard Goodall。

这是我在维基百科上看到的。那是不是能说很有意思的人都是很有文化的人呢。

我觉得对,但如果说要更准确些的话,很有意思的人就是不断学习新知识,不断解锁新技能,不断内化掉自己吸收的东西,不断的创造出有意思的东西的人。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