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尾光太郎

我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的东西一定会去亲自尝试。比如足球,念书的时候就会努力进入院足球队,喜欢吉他,就会自己去学弹琴,自己有一个长期坚持的爱好,我觉得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上周五的时候,我去看了押尾在上海的演奏会,很高兴,也很感动,算是实现了自己一个小目标。

我本科的时候,宿舍有三把吉他,两把是我的,一把是室友的。我的第一把吉他,家里出的钱,大概200块左右,弹了几天就不想弹了,实在是太难受了,品距很高,声音也一般,练琴时很痛苦,也根本没有练习的动力,于是又花钱买了把2000块的琴,手感好多了,一直陪伴到我大学毕业,我都一直没把吉他放下。

室友也在我的影响下,买了把自己的吉他,所以在我的寝室,你经常可以听到两把吉他一起弹的声音,说来很有意思,两个人弹的东西会趋于相同,比如说我弹会一个曲子,室友也马上弹会了,一开始我有些不高兴,不过后来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在宿舍的走廊里,把那把200的琴砸了,家里让我把它卖掉,首先我觉得它应该是卖不掉了,其次,我真不想因为一把这样的琴就把它下个主人的练琴积极性打击了。

回到这次押尾的演奏会上来,我去的算是比较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我到的时候发现队伍已经排的很长了(是在虹桥的月亮湾那里),我赶紧跑到队伍最前面,先换了实体票,就去排队了,旁边一直有人问,这是谁啊,干嘛这么多人,我真想回复他们说就是个弹琴的,没啥大不了,都别来看了。

这次的场地是用来开 LIVE 的小场地,我当时还在忐忑观看效果应该不会太好,进去的时候,感觉还行,站在后面,看得还算挺清楚,音响效果也很可以,整体现场效果真的很满意。

念书的时候,喜欢听押尾,郑成河,松井佑贵,岸部真明,他们的演奏水平真的都很高,各种吉他技巧都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岸部押尾,因为我觉得他们在用感情在演奏。

比如押尾,押尾的曲子就两种风格,一类就像 you are the hero 这类曲子,节奏欢快,大量使用AM、打板技巧,尽量使曲子充满跳动感,由于技巧的娴熟,你总觉得这不是一把吉他就可以演奏出来的效果。

技巧是一方面,这类曲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让你整个人都跳起来,欢快的节奏中,让人有一种向上的力量。我在现场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蹦蹦跳跳的,总是站着也会累,而且欢快的曲子站的太笔直的话, 总觉得怪怪的。

押尾的另一种风格,应该就是像风之诗此类的曲子,轻缓放松,娓娓道来,真的可以让人忘却很多事情,沉浸在音乐中。

总之啊,押尾的两类曲子就像一套组合拳,慢曲子让你放松下来,帮你洗去全身的疲惫,接着用快曲子给你一剂强心针,告诉你歇够了吧,歇够了就继续上路吧,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而本岸部真明就是另外一种风格了,我在上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指弹,就是用的岸部的曲子,流行的云,花,他的曲子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或者说指弹吉他都有这样一个特点——需要用到特殊调弦,所以在这次押尾的现场总可以看到,押尾弹完这首曲子之后,立马就换了一把琴,再进行演奏。

岸部的曲子都不会太难,我上手的时候,最多一个礼拜也就可以拿下了,当时自己还是很高兴了,因为岸部的编曲技术真的很强,简单的指法,旋律编排,走向,就可以弹到很好听的曲子,很容易就唬到别人了,当别人进到宿舍的时候,听到我弹琴,说句“弹的不错了”,心里还是非常自豪的。

虽然很好上手,但是要是弹到岸部那样的境界,真的还需要非常非常长的时间去积累,不仅是技术上的积累,更多的还是对生活的理解,对人生的理解。

我总觉得自己弹琴时,岸部在跟我说:很简单吧,但你就是弹不出我的那个味啊,后生仔。

这次的演奏会不知道为什么对拍照的限制很严格,押尾在弹黄昏的时候,我忍不住照相了,结果立马就被警告了,所以只好等到最后才能照几张。

这次的演奏会,我还是很满意的,我全程都在笑,是嘴角不自觉上扬的那种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很高兴啊,然后就是很感动了,大学时候那么喜欢的指弹吉他,此时此刻听到了现场版,真的很满足了。

押尾也算敬业了,演奏会时长大概1个半小时吧,全程没有坐,站着弹完了全程,而且中间还穿插着和观众互动,调动整体的氛围,做举手的人浪,作为一名单乐器的演奏会,这样的现场氛围真的很难得了。

押尾偶尔会说几句蹩脚的中文,有时真的听不懂在说什么,观众也不会不解风情,半猜半比划的互相交流,毕竟这个时候,音乐才是最通用的语言。

我去听了押尾的演奏会,我有在怀念什么呢,我想起了上大学时候的很多事情,尽管念书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很多看起来很糟的事情,但我还是觉得,大学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之一了。我的朋友,我的经历,你们还好吗,现在又在哪里拼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