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故乡,不过是祖先流浪的上一站

今年的国庆和中秋撞在了一起,假期时间也有重叠,休假时间长达八天之久。刚工作没多久,手头也比较紧,本打算就过年回去一次的,但是由于一些原因,还是选择了回家,去看看阔别半年多的家乡。

回家本打算做些什么,学习也好,出去转转也好,多抓紧时间做些事情。否则心里就会特别慌张一样。想是这样想,然后这个假期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随便走走转转,看看书,就过去了。

我比较喜欢骑车,所以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骑车出去转,想看看家乡有什么变化。我每次回来都会去看我的高中学校,这次也不例外,看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太过仪式性的动作,简单停下来,隔着校门眺望里面的一切,回想自己的高中生涯。人都是往高处走的,我的中学却恰恰相反,初中上了我们区最好的中学,高中却没有留下来,分数不够上了一个口碑并不好的学校,可能我真的不是很适合考试,反正当时还是挺懊恼的,但是并没有觉得悔恨,只是提醒自己一定要在新的学校好好学习,从开始就要全力以赴。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在这里度过了家乡中最美好的时光

整个高中生活可以写的事情很多,单独再写一篇文,篇幅可能都不够,这里暂且就先不表了。

关于天津地铁

路上,我看到家乡在修建地铁站,但是这个站在我上高中时就开始修建了,而现在我大学毕业已经一年多了,等于说将近7年,没建好一个站?或者说一条地铁线?

在上海呆久了,对什么事情都喜欢做比较,医疗,地铁,生活,人。对于家乡来说,地铁好像并不是那么重要,或者说对于政府和人民来说,至少有一方是觉得不重要的。否则不会这么不重视的。

今年,我家旁边开始修建地铁站,计划两年内建成。这个最起码比那个7年的要快不少了啊。这几天回来的时候,发现地铁途径的居民楼开始挂上了横幅,白布黑字,颇有大字报的意味,内容无非是写政府不管居民生活之类啦,我比较疑惑,因为横幅内容并看不出来是反应的什么事情,回家问了家人,家人表示有的居民在抵制地铁修建,他们认为:地铁经过,会造成噪声,并且影响房屋的地基。我还是比较惊讶的,我并不是惊讶人们的愚昧,而是觉得大家对于地铁对房价的升值着实不太关心?

地铁沿线居民楼,拉出的横幅。

在上海,人们会普遍关注地铁,或者说,地铁的重要性要超过很多东西,买房子的时候也会提前看好政策,看政府是否有在此地修建地铁的意向,因为上海地铁着实方便,四通八达,现在就已经修到16号线,近期又在加建新的线路。

在家乡则不一样了,家乡的地铁还是大部分局限在市区范围内,而且对于非地表商圈,建筑,住宅的覆盖率并不是很高,我每次回来总会纳闷,这样对于人们的出行是不是不太方便,这几天感觉才想明白,可能地铁对于天津并没有对于上海那么重要

2015年的人口调查显示,天津1547万人口,上海2415万人口。而在地理面积上,天津1.1946万平方公里,上海有6340平方公里,很明显,天津在面积上很有优势,人口密度明显要小于上海很多,

其实对比一下可以发现,天津的市区范围非常小,虽然上海市区也很小,但是由于地铁的便利,将市区和郊区的界限模糊了很多。

天津人口密度小,人均汽车保有量很高,几乎家家都有汽车,所以就算没有地铁,大家也还可以开车。相比地铁,公交对于人们的出行还是比较重要的,但是由于天津的公交卡老年人比较优惠,所以公交车大部分时间还是老年人比较多。

公交作为主力出行工具,人均汽车保有量高,加上地铁的不完善,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关于保健品

我离开天津的时候,家门口开了一个保健品的门面,刚开始的时候,排队的人还是很多的。套路也很明显,嘴上喊的亲切点,甜点。然后小恩小惠获取老人好感,信任。老人也比较吃这一套,比如发个鸡蛋什么的,排队的人能把路都挡住。

后来呢,当然就是推荐他们自己的保健品了。接着还是各种话术,前面也已经得到了这些老人的信任,再加上对保健品的吹捧,利用老人对生死的看重,是威逼利诱也好,甜言蜜语也罢。1900一套的保健品,一天可以排队卖出几百套。这么贵的保健品,实际功效有多少,成本又有多少呢,那就说不好了。

我家里常来一位阿姨,平时也是十分随和,慈善。家庭条件也是不次,这次入手保健品也是十分阔绰,大概花了20万左右

人们其实会有一种补偿机制,比如自己在做了一个选择和决定之后,会反复在心里暗示自己,做过的决定是正确的,至少是当下最优的选择。所以就算上当了,也会反复告知自己,自己的选择是有效的,是正确的。所以对于疗效,药效方面,大家竟然表示还不错。

老人每个月都会有退休金,子女也会给一些钱,这些钱如何处理,理财,自然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而这些保健品商家自然就是利用了老人手里有闲钱;对生死关注度高;容易轻信糖衣炮弹等,轻松赚取了大笔的钱。

你很难定义他们做的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因为就算工商来查,他们也是有照的,追责的时候也会有相应的对策,比如从来没说过是可以替代药物之类,只是保健品的范畴。而且这些店基本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里收割完一批,就立马换地方,等老人子女反应过来的时候,很可能店还在,人却不在了。

早已人去楼空的保健品店。

前身

关于这个保健品店的前身,还是有些说道的地方。它的前身是一家津工超市,一开始居民的盗窃行为比较严重,后来装了摄像头,收敛了一些,后来效益也越来越不好,原来是店长带头偷店里的东西,慢慢自然就干不下去了,只好转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