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风波

我这份工作三个月的试用期就快到了,今天我的直系主管和我谈话,表示要延长一个月的试用期。我知道你可能有很多话要说,压榨啊,违法啊,离职啊,这些词都会冒出来,我只说结论:我同意了

按理说,这是一件十分讽刺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我标榜自己是意见领袖,有独立的精神和人格,遇见不公平的待遇肯定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怎么这种二次约定试用期明显犯法的事情反而妥协了。这真是太讽刺了。

理由是什么呢,其实很简单,没钱,没本事没有荡漾的资本

我其实一开始对这件事情是非常抵触的,也第一时间告诉了敬礼,然而和敬礼的沟通让我知道,生活还是要继续,当你缺乏核心竞争力的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因为在北上广,人真是太多了,便宜的应届生也太多了。

我在遭遇不幸的时候,就会安慰自己,这是为爱做的牺牲。因为当时来上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敬礼,敬礼要在这个城市念博士,到现在为止还要有4年的时间。我们是经历过异地恋的,我深知这种距离对我们彼此都是一个煎熬,所以我考研也好,工作也好,当时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为了和敬礼团聚。

当然后面还有很多私人的隐私,包括上海的好之类的,这里就不再展开了,有时间的话可以单独出一篇文章,来讲讲一线城市和别的地方到底有什么不同,除了更多的机会,更多的灯光璀璨最外我,还有什么吸引了我。

说回来,谈完试用期之后,我就立马将情况告诉了敬礼,敬礼后来也分析了很多,对我讲的内容大致就一点,接受

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承认敬礼有强大的适应能力,预判能力,生存能力,因为她给出的解决方案对现阶段的我来说,无疑是更有利的,不管经历了怎样的一番权衡利弊都是如此。

一气之下,直接离职,去干嘛呢?学习编程?能做到吗?我觉得可以,但是很难。为什么,我们对一个人能否做成一件事时,是会参考他以前的成绩,或是以前他做这件事情时的心态的,对我来说,我经历了一次考研失败,一次历经 4 个月的求职,当然失败本身是没什么可以责怪的,但是其中还是暴露出来了一些弱点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我在这些低谷期释放出了非常多的负面情绪,而且感染到了身边的人。

不用说了,敬礼就是其中之一,可见我是受不了挫折的,可见敬礼是不想看我受挫折了,不想自己也蒙受这连带的不高兴。

我和敬礼说,能不能看我以后的表现,能不能不要用我以前做的事情来衡量我,说的时候,我觉得很大义凌然,很符合常理,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我是什么样的人呢?一般的 211 大学,拿不出手的校内成绩,考研失败,找工作受挫,受挫时释放出巨大的负面情绪。

换个人来和我说,你看,你看我啊,虽然我以前没什么成就,心态也不行,但这次肯定能成,难道就不能给我个机会吗,小心眼的人们!

我会怎么回应他呢,当然是不信啊。

人是如何短时间判定一个人的能力的呢,当然是通过他以前做过什么来判定,人以看你以前啥都没做过,心态也不行,凭什么看好你啊。

所以啊,我觉得敬礼不看好我离职学习再找技术性更强的工作,我现在也理解了。

还有什么原因呢?我上面提到的是一种机会成本,权衡利弊之后的思索,那么还有什么呢,如果这次后果没有那么糟呢,如果下个月就转正了呢,如果只是我自己想多了,他们并不是小公司为了省成本而做的惯用伎俩呢?那忍者一个月就忍了,而且他们的错并不是会随着我忍了就可以掩埋过去,一个月之后,如果他们再辞退我,我就有理由了,转正期少发工资,和非试用期内非法辞退员工,该仲裁仲裁好了。

所以啊,这次不成功的转正,我是没什么选择的,这也是我和敬礼商量出来的最优解了。这回就先这样吧,你们的民主斗士先下线了。

最后,我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有上进心的人,因为我对挫折特别敏感,大多数人对挫折的态度都没我这么强烈吧。对比敬礼呢,就是特别理性的人了,当然这也不排除她本身置身事外的原因,当然我也不希望她会遇到我这般处境。

理性代表什么呢,代表做事情会特别的果断,很少会被情感占据,很快地认清现实。及时做出自己水平内最好的解决方案,扭转战局。

这一点上,我是很难做到的。

不过我想啊,我从来不认为这个世界是物质和意识组成的。我并不是在否认它,而是我认为这个分类对我的意义不大, 或者说我有更想要关注的其他的点。

我认为,世界是由理性和感性组成的。理性可以帮助人类建立良好的社会秩序,将社会生产力引向最高的地方,让我们的文明更加繁荣。而感性呢,将人的本质回归到浪漫上来,不是精致的算法,也不是死板的戒律,就是直白的,人类最初的所思所想,饿了就要吃饭,渴了就要喝水,见不到所爱的人就要呜呜大哭。这才是我们啊,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多有意思。和超人一样,一点弱点都没有,不食人间烟火,那怎么行,你看现在,电影也不拍超人了吧,改换更像“人”的蜘蛛侠和钢铁侠了,这样才真实嘛,这样老百姓才爱看啊,这样才不会觉得你高高在上吧。

我有时感性,有时理性,生活的大部分时间,包括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来说,大部分时间都给了理性,而此刻的我,此时的写作状态是感性的。

2017.10.26 晚 12点半,写于毕业工作后的第一次不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