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大义第四期:看见树,看见花,想的却是地下的那具骸骨。

1.

彼此都没有错,只是不适合在一起罢了。纵使后来彼此都试图去挽回这段感情,但就像童话中两个贪心人挖地下的财宝,结果挖出一个人的骸骨。虽然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地知道地下埋的是什么。看见树,看见花,想的却是地下的那具骸骨。

讲的是什么呢,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因为待久了的两个人之间怎么会不吵架呢,生活中值得吵架的事情太多了,就算三观匹配到不行,也要为过日子的柴米油盐走脑子吧,所以说两个人之间当然可以吵架,但不能越矩,什么是越矩,越矩就是违背原则,再说明白点,就是你做了这件事之后,两个人都很难面对,很难释怀,比如一方出轨,这个就是违背底线了,没有哪个男的女的可以原谅这个的,其他的事情,吵就吵吧,吵出个天来,也没大事。

2.

虞美人·听雨
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个讲的就是随着岁数的增长,人的心境是不一样的,我现在能体会的也只有第一句,自己又没到壮年,也没到老年,甚至少年的事情都弄不明白,暂且过着,日子有时真的是过不明白的,我总以为会有一个点在等着我,我看了几本书,看了几部电影,经历了几件大事,这个点就能被触发,现在我才知道,这个点是不存在的,有时候自己经历了这些事,当时没有什么感受,等时间慢慢过去, 你再回想,在琢磨,就想自己先前处理的方式方法有哪些欠妥,有哪些话是可以再说的简单点,不让人误会,下回就能改进很多。所以说,人的阅历需要时间的累积,一方面随着时间的增长,遇见的事情会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人的思考也需要时间,这不是一个及时反馈,不是说事来了,人就能大彻大悟的,需要慢慢琢磨,有时一会就能琢磨明白,有时可要好久才行。

3.

一旦目标受挫,经常会出现三种人:上进心强的人,往往心情很沮丧,唉声叹气;现实感强的人说,就这样退而求其次吧。而建设性强的人的思路是这样的——既然事实已经如此,我们能不能基于这个事实找出另外一条路,比原来的目标还要更好。

很明显,我是属于第一种人的,但我是不能被划分到上进心强这一类的,或者更准确的说,可以划分到完美主义者,不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其实这非常不现实,因为现实世界很少有完美情况给你使用的,不仅不是完美情况,大多数人手里的底牌都差到不行,怎么把手里的烂牌打好,才是最多人需要考虑的问题。

4.

行万里路,没毛病,但前提是:读万卷书。没有知识积累,基本上也就是看热闹。

比如我看一本书,里面谈到一个地方,等我有机会了,我就去拜访那个地方,同样都是旅游的一站,我就知道这里是有事件发生过的,这里有过人,有过故事,这里是活的,看的时候心境是不一样的。

5.

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我以为往下走工作比较轻松,实际上往上走反而比较轻松,因为层次高的人脑子比较清楚,做事讲道理。小地方很多人脑子转不开,你每天去跟他们吵吵,时间精力都浪费在这上面了。找对象也是一样,你以为你找一个老实的,单纯的,好过日子,实际上他脑子要是不好,更麻烦。——@上进小学鸡

谈向上走。

6.

年轻人,最好的起步,就是老实挑个房价高的城市,尽早开始供一套房子,你的责任感、你的耐力、你的成长,都可在几十年的供房过程中得以锻炼,你的财富也能不停增值。——连岳

现在,这对大多数人来说也是很难实现的事情,北上广给普通年轻人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房子也不是你想买就可以买了,暂且不谈你有没有钱可以买这里的房子,现在北上是5年社保限购,就这一条就已经挡住了多少可以买房子的人了,而且就算你踏踏实实在这里上五年班,每年都给这个城市纳税,纳满五年,然后你就可以保证五年之后就可以攒足首付了吗,我觉得很难,我觉得不靠父母基本不可能,有时不是说心态悲观怎样,而是整个现实就是这样,不是你悲观乐观就能改变现状的,之所以乐观,也就是在心里的接受程度上能豁达一点,该受的罪一点也少不了,仅此而已。

7.

孔子说十五岁的时候,立志作学问,经过十五年,根据他丰富的经验,以及人生的磨炼,到了三十岁而”立”。立就是不动,作人做事处世的道理不变了,确定了,这个人生非走这个路子不可。但是这时候还有怀疑,还有摇摆的现象,”四十而不惑”,到了四十岁,才不怀疑,但这是对形而下的学问人生而言。还要再加十年,到了五十岁,才”五十而知天命”。天命是哲学的宇宙来源,这是形而上的思想本体范围。到了”六十而耳顺”,”耳顺”的道理就是说,自十五岁开始作人处世,学问修养,到了六十岁,好话坏话尽管人家去说,自己都听得进去而毫不动心,不生气,你骂我,我也听得进去,心里平静。注意心里平静不是死气沉沉,是很活泼,很明确是非善恶,对好的人觉得可爱,对坏的人,更觉得要帮助改成好人,要这样平静,这个学问是很难的。然后再加十年,才”从心所欲”。

有时岁数还是挺重要的,年轻人很难成事,一是因为受挫受的少,二是不会和人和事打交道,没法把事办成。

8.

也就是说不管是工匠或者是大学教育,都把旅行当作教育的最后一段,这是一个制度。旅行为什么变成这么重要的教育阶段,我们回头来看就明白了。Travel这个字拉丁的字源是tripalium,tripalium就是今天各位看到的这一个东西。 所以旅行原来是一个刑具,旅行就是折磨,就是Trouble,就是Work,就是torment。就是折磨你,把你放在一个完全你不认知的地方要你活着回来。

其实旅行还是挺累的,尤其是不抱团的自由行,自己需要负担起很多事情,并不比在家里躺着舒服多少。

9.

古典文雅,让你以为这个文章是古时候就有了。因为他不曾现代,所以他不会过时。

谈古典。

10.

最惨的,并不是莫名其妙的被人给领上了一条迷路,而是当你背上孤独拿上剑,决定要马不停蹄,一意孤行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人,把你抱紧,说,少年,我想和你分享这漫长的一生,你一激动,把剑给扔了,把马烤了,一回头,人没了。

我不清楚这句话后面的逻辑,为什么有人想和你分享漫长一生,你就激动的扔剑烤马,亢奋激动搞得自己没见过市面,没见过真爱似的。

11.

一个人坚持一种习惯,比如节食、跑步、按时起居,也几乎可以算是有信仰了。

能长时间的坚持做一件事情越来越难了,这或许和现代人的生活着实太无聊了有关,加紧马力运转的资本社会,大部分人存在感取决于自己工位上作为小小螺丝钉而体现。每个人都不特殊,人的思考能力受到体制的束缚,体制的建立本来是为了工作效率最大化服务的,殊不知社会齿轮的不断运转,体制流程反作用于我们,人的个性化被不断删减,物质消费主义占领了大部分的话语权,无论大众还是小众爱好上,你会发现,他们都已经占领高地等待着你,自己付出劳动成本换取的财富变成了简单的货币符号,成为社会运转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2.

汽车刚被做出来的时候,时速5公里,且开15公里就要休息一会,计算机刚被做出来的时候就更惨了,30吨重,占地170平米,且计算能力只有每秒5000次,算起来,比几百个人拿着小本子一起算快不了多少,但是,它多少还是快了一点。虽然快这一点付出的代价很大,但无疑是值得的。——DK

谈新事物的诞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比如现在的电动汽车,尽管受到成本,充电续航上的限制,但不可否认,这就是未来的趋势,无线充电,快速充电,成本补贴,它终将会取代汽油车,进入平常百姓家。

13.

会害子女的父母放眼天下,也只有极少数几个,可是自身见识短浅、格局狭隘、经历有限,却自认生活经验十足,处处干涉质疑子女,甚至强迫子女的父母,却比比皆是;把自身面子、一己喜恶凌驾于子女真正幸福之上的父母,也不少见。

谈教育,推荐书目——《无声告白

14.

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马克吐温

艺术源于生活。

15.

宇宙是一个假象,是不是。我不相信当代科学。除非有一个人骑马一直朝前走,路过所有的草原,海,山,爱情,相遇,别离,城市和岁月,最终回到你身边,这样我才同意发球可能是圆的,对不对?

这不是抬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