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林志颖的相声求学之旅——『红鳉鱼』观后感

『红鳉鱼』的名字还是在一篇推荐书单的文章中看到的,文章中提到了电影中提到了关于「嫉妒」的台词。

听好了,自己不去努力,不去付诸行动,反而去数落对方的缺点,妄图拉低对方身份,让对方站在和自己同样的高度,就是嫉妒。本来只要采取行动,赶上并超越对方就行,但是人啊,往往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嫉妒是毫不费力的啊。

开始我以为这是一部积极向上的励志电影,看完之后猜对了一半,这部能让你笑让你哭的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竟有 9.0 之高。

剧情可以很简单的概括下来:日本「林志颖」和他的师兄师弟们学艺「落语」的故事。

这是电影中的主角「立川谈春」。

我觉得很林志颖还是比较像的。那「落语」又是什么?

落语,类似于单口相声,是日本的一种传统曲艺。作为面向平民百姓的逗笑艺术形式,江户时代(1603~1868年),各种各样的人据说都可以来表演,不过现在则多是由专业的落语演员表演的。

简单的来说,就是单口相声。电影中也会展示这门日本的「相声」艺术。

不仅表现形式上和中国的相声类似,包括面向的听众,也大都不是贵族名流,而更关注于生活中的小人物。立川谈志在自己的演出中是这么说的:

落语,在传统艺术之中也是有点特点的一种,简单来说就是忠臣藏里,有 47 个义士为了他们的主公去复仇,但其实他的家臣有 300 多人,300 人只去了 47 人,剩下的 250 多人都去哪了呢,他们都逃跑了呀,他们认为这种有勇无谋的计划不可能成功,「落语」这门艺术,不是讲述那 47 位复仇义士的故事,而是讲逃兵们,将重点放在逃兵们的人生上。这就是落语。

而主角谈春就是因为这次演出,决定要学习这门艺术。

主角谈春是一个高中生,对「落语」这门艺术感兴趣,就拜入了「立川谈志」(北野武扮演)的门下,但学这门艺术需要主角全身心的投入进来,学也就不接着念了,谈春的家里自然不会同意孩子这样的决定,几经周折,还是进入了立川谈志的门下,「立川谈春」的艺名也是老师给的,但老师并不收入门弟子(入门弟子即学生住在老师的家里,老师负责学生生活中的支出)。谈春只好送报纸打零工维持自己的生活,还要交老师学费。

除了谈春之外,老师还有其他的几个徒弟,关西,谈谈,谈球,以及后来的师弟志乐。

学艺过程,谈春还是比较努力的,也经常获得老师的认可。但一次,谈春拒绝了老师的指导,原因是自己感冒,这让老师十分不满,最后老师让谈春去「筑地」打工一年,所谓「筑地」,就是卖海鲜的地方。

谈春一开始很不适应那里的工作,频繁出错,比较让人印象深刻的镜头是,谈春搬着几箱烧麦跑在大街上送外卖,被身后的人撞了一下, 外卖撒了一地。

谈春回到铺子,回到老板娘道:我没看到后面的人撞过来。

老板娘却表示:没躲开就是你的问题,不要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

没办法啊,我背后又没长眼睛

那就在背后长双眼睛。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无法判断情况的人在这这里是干不长的。

谈春只好道歉,以后尽量小心。

而在这里,导演是借老板娘之口表现什么呢,我觉得是表现一种生活的现实。什么样的现实呢,自己选择了一条路,走着走着发现,有一些问题确实不是自己的缘故,但人在走的过程中,需要成长,需要不断的规避风险,尽管这些风险并不是自己的原因,生活比较现实的一点就是注重结果,注重是否能最后把事情办成。公平,规则之类的东西有时确实并不好用。

之后,谈春觉得自己在筑地的工作对学习落语并没有实际的帮助,就去找已经是「二目」的大师兄请教。

但是师父让你去,你不得不去啊,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当不成他的徒弟了,这是你自己选的,小春,孩子没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可选择谈志当父亲的是我们自己,不过,既然我们有选择父亲的权利,那我们也是可以改变他的。

谈春不解,大师兄告诉他说,新来的师弟志乐也遇到了谈春的一样的境遇,被师父要求去筑地工作一年,但志乐拒绝了,并且表示自己还想留在师父门下学艺,师父竟然同意了。

这让谈春十分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平等待遇,立马去找志乐理论,但师父将志乐叫到了二楼,然后说出的开头关于「嫉妒」的那段话。

当然,师父说的还有后半段话。

不过你牢记住这一点,现实会给你答案,将责任推卸给时代,推卸给世界,你的处境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现实就是现实,你要理解现状,并好好分析,现实中一定蕴含了人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原因,如果你能发现其中真理,之后只要再采取行动即可,连现实都无法判断的人,在我看来,就是笨蛋。

师父要告诉谈春生活有时就是这么不讲理,现状就是这么让人难以接受,但是嫉妒和怨天尤人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谈春后来也接受了这样的现状,并且在自己的工作中练习「落语」,最重要是还是谈春自己的心态变了。他可以接受当下的生活。

一年的时间马上就过去了,谈春回到了师父的身边,其他师兄都觉得他身上有很大的改变,嫉妒心不见了,并学会从师弟身上学习,处理事情也更加细心。

影片也借大师兄之口:

前座的修行就是为了讨人欢心的修行啊。因为我们立川流没有曲艺场,所以学会处理人际关系,得下一番功夫啊。对春来说,筑地就是他的修行场,曲艺场。

除了谈春之外,影片也在谈春的几个师兄身上做了人物刻画,像爱喝酒,欠债的谈谈,不被人看好的关西,志乐学习落语的艰难历程。影片想告诉我们的是,他们每个人的路都不好走,但毕竟是自己的选择,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下去,不断努力。

影片还谈到了「批评家」这一角色。

其实批评家的角色和现在的媒体人类似,艺人需要更多的曝光度和正面新闻,几乎不敢得罪这些「衣食父母」。但立川谈志在谈到「批评家」角色时,是这样说的:

不好意思,我不相信评论家, 没有人能比我更冷静地分析我自己了,还有,这些人的饭碗不是你决定的,他们要是有人能独当一面,出名了,是你靠评论他们的表演吃饭,你的饭碗是他们给的,把这个逻辑弄错可不好。

影片结尾,立春等人终于通过了象征可以独当一面的「二目」考试,立川老师也为此连同徒弟筹备了庆祝晋升「二目」的盛大演出。

但这是否有些过了呢,就算是通过「二目」,但举办如此盛大的「落语会」也有点过头,而四个徒弟一次性同时通过「二目」考试,是不是花架子呢,有没有炒作的嫌疑呢。

这就要回到「电影片名」上来了。

「片名」源于谈春为师父买回来的 24 条红鳉鱼,当时谈春花掉了师父给的买金鱼的钱和大师兄去吃饭,只能拿剩下的钱去买这些便宜的红鳉鱼,而在数目上,也和电影有所照应,鱼缸里最后只剩下 4 条鱼,这和最后通过层层考验,成功学艺的四名弟子相对应,比如一开始的「谈球」就是接受不了师父严酷甚至有时不讲理的训练,主动退出了。

最后就剩这四个小子了,这几个不管怎么喂,就是长不大啊。红鳉鱼怎么长也长不成金鱼吧。

虽然「红鳉鱼」天生不好,就算努力到头也无法长成「金鱼」,但它们至少坚持下来了,至少没有放弃,至少在自己选择的路上一路走了过来。

谈谈入师门后五年;

关西与谈春四年;

志乐则两年半。

才在谈志身边熬过了严格的修行。

而在最后的「落语会」上,谈志终于给予徒弟们一次不那么严酷的评价:

成为二目的标准,首先是所掌握的落语的数量,内容,也就是技术。他们的技术已经受到我的认可,在这个基础上加上自己的原创,或许他们还尚未做到这一步,但我衷心希望将来他们能够做到。大概是我太严厉了,除了这四人,有近二十位徒弟退出了,他们能够可克服种种困难,坚持到现在,我坚信他们不管在哪,都不会让我蒙羞。落语家不断讲述着传统,并且不断创造令人捧腹的段子,这是他们四人未来的使命。终有一天,他们会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作品之间有多少联系,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不管是三年,四年,五年,无论去往何处, 要尽情地去闯,去拼搏,我想自己教会了他们这一点。落语家已经成为了独立的个体,现在,人们的目光更多是聚集在表演者本身。各位,今后也有劳多多关照,请务必好好疼爱他们,拜托各位了。

从来不低头的立川谈志,也开始拜托观众要给自己的这些高徒们一个表现的机会了。

尽管「落语」讲述的是忠臣藏故事中那些没有参加复仇的家臣。但在「红鳉鱼」中,讲的却是那些没有半途而废,一路坚持下来,成功通过「二目」考试的小人物。

影片很现实,也展现了很多生活的本质,自己的选择是艰难的,是充满变数的,甚至有时是不公平的。但无论怎样,做出选择就要坚持下去,我想这就是影片最想告诉我们的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