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大义第五期:读书如果是逃避工作,是混/寄生,那么读书就是一个人掩盖自己无能与邪恶的幌子

1.

所谓完美的生活,无非是不怨也不恨,心甘情愿去上想象力的当。

所以就应该对现存的问题暂时“视若惘然”,积蓄自己的能量,能够多高就够多高。

2.

极少人真正热爱生活,害怕变化就是证明。希望变动最小的,除了居所,就是思想了。坐下来就不想动了。由自己的性子摆设周围,把一切都装饰得同自己极为相像,避免同自己唱反调;这就是一面镜子、一种自备的赞同。人在这种环境里,就不再生活,只是因循守旧。跟您说吧,极少人真正热爱生活。——安德烈•纪德《纪德日记》

谈有激情的生活一定不是一成不变的。

3.

夜晚寂静,菜园里却很热闹。洋葱、萝卜和番茄不相信世界上有南瓜这种东西,它们以为那只是空想。南瓜默默不说话,它只是继续成长。——于尔克•舒比格《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谈独立个体发展的态度。

4.

罗素认为哲学的价值不应该在于给问题寻找确定的答案,因为答案从某种程度上只会禁锢思想。哲学的目的是获取知识,启发思考,所以当我们在思考答案的同时,更要关注问题的本身,这会让我们扩大对世界和事物的认知。

问题答案本身并不关键,关键的是由问题引申出来的思考,就像文章某句话的注释一样。

5.

人类很多痛苦的根源,就在于对一段关系寄望过深。一旦寄生关系结束,一旦情感的靠山倒了,你就很难独自站立。不管是父母子女关系,还是夫妻、情侣关系,更或是兄弟、姐妹关系,一个人只要在一段关系上寄望过深,把幸福的希望完全托付于这段关系时,那“可怕的悲剧”就开始发生了。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单单依赖于一方面的关系很不牢固,而且自己的角色实现也不完整。

6.

聪明人没有不爱读书的,但这不等于只要读书就是聪明人。读书如果是逃避工作,是混,是寄生,那么,读书就是一个人掩盖自己无能与邪恶的幌子。

谈我。

7.

我有的时候怀疑你脑子里住了一个科学家,知道是谁吗?瓦特。

某地方言比较适用。

8.

正常人活着而不会想要自杀,从来就不是因为这个世界多么的美好,而是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会去思考要不要死的问题。一个想自杀的人从来都不是因为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美好,甚至,也不是因为他们在承受多少痛苦的。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且只在于——他们还没有彻底的对自己的人生放弃希望。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因为没有彻底的放弃希望,所以才会绝望,才会认为自己无路可走,除了自杀,别无他途。

逻辑很绕的一句话,自杀的人对世界还抱有期望,所有选择自杀,所以自杀者都是完美主义者?

不过这段话的前半段有些道理,大部分人并不会实际关心自己的走向,也就更别提这个世界的走向了,不是因为大家很乐观,只是大家都很忙,忙于生计,忙于组成这个不断旋转的社会大齿轮,从而换取一定的生活饮食,平淡度日而已。

9.

市场规模会有多大呢?其实问几个问题就好:这个市场上有没有用户,会不会增加,有没有学习的需求,有没有新型的产品来满足用户的需求场景,用户是不是在消费,用户是不是在使用你的产品。

谈市场规模。

10.

例如,学艺期受的教育,是“口是心非”方为语言,现今以此原则写就的得意之笔,常遭垢病,要求做出“再直白些”的修改。 提出反抗,会遭到“看不懂”的回击——这个概念,很像20世纪60年代的“人民”一词。“看不懂”和“人民不答应”,这一对话语,可以摧毁一切。

明明是科班出身,受了根正苗红的教育,发表作品之后,发现照本宣科之后获得的反向并不是很好,所以只好不断降低标准迎合大众,谈些无谓且没有营养的话。

11.

可悲的是,我们的师辈把小说电影设定到绘画音乐的高度。现今,市场的多数操纵者们将读者观众设定为无知无识的人。商业霸权体现在以最低标准办事,最低标准下,无理可讲。

总有人因为,国产电影的低端化要怪罪于观众,是观众的问题,但这其实只是资本家的手段而已,电影现在已经不是纯粹的艺术范畴,它更多的承载了一个产业的分工任务,一部电影制作的上下游几乎就是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最上层的资本家肯定是要将这个工业按照回报利益最大的方向来走,一方面是遵循市场的规律,判断市场的及时反馈,从而调整产业开发方向,另一方面,上层资本家发现走最容易走的路,不仅汇报不菲,而且风险不大,周期不长,很适合工业化流水线开发。资本也就自然而然地追寻这一条路,这或许不是资本的本意,但是随着市场与整个工业的磨合,资本也就默许了。

12.

日本电影黄金期,基于社会要重建民族自信的心理,寻找民族优质,成为最大的商业元素。日本也有此传统,1904年日俄战争前夕,忙忙叨叨地伪造了武士道,一路增强,而之前,武士是低级官僚,大众崇拜的是中国人和自称有刘邦血统的日本贵族。日本没有武士传统,从他们的武圣宫本武藏寥寥无几的历史记录,便可看出,那是一个被历史忽略不计的人,小人物。伪造武士道,只为给传统文化找一个向大众传播的载体。总之,他们成功了,确立了民族优质。

日本到底有没有武士道?

13.

以前,农民可以起义做皇帝。辛亥革命后,没了皇帝,农民彻底自卑了。

不敢随便起义了,实力差距远不如以前差的小。

14.

没有解决的问题,只会一遍遍出现,和谁在一起都没用。

谈我。

15.

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可以很天真简单的活下去,必是身边无数人用更大的代价守护而来的。—— 《小王子》

享受着天真烂漫的同时,不要忘记其他为你遮风挡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