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ild is grown, The dream is gone

我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个问题。

如何看待闲在北上广无所事事的「蹲族」?为什么会出现这类高级版「三和大神」?

我思考了一个问题——「年轻人的最基本任务是什么?

是不是改变世界?答案是肯定的,我自认有着古典知识分子的情操。我对周遭一切都抱有批判态度。这种批判的态度不会因为所处的时代和地域的不同而消逝。把我生在最文艺的年代,生在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也是一样。我都不会完全满意,并从中都会找出不合理的地方。

但我反而是乐观主义者。

周遭的环境让我愤怒,不满,但我深知这些都是暂时的,一定会有社会大同的那一天,一定会有乌托邦实现的那一天。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不再有贫富差距,生产力足够发达,每个人都在高度合理的社会分工中扮演着最合适的角色,不因岗位高低而产生阶级断裂。

我是看不上悲观主义者的,因为他们一般过的都比我好,真正的悲观主义者并不是每天都哭哭啼啼,吵吵闹闹,恰恰相反,悲观主义者时时都保持开心,因为他们对周遭的一切早已麻木,他们认为现阶段的一切都不再有可改观的可能性,他们早已在内心深处和周遭和解,他们现实而无情,从周围榨取可利用资源来改善生活质量。

我总是想优雅的赚钱,但现实并不允许。老实做事短期内不会有大的回报,相反,那些靠智商税,软文,欺骗消费者的人反而比我活的滋润。

我想不通,我很困惑,我搞不清自己和世界的关系,甚至连和自己的关系都搞不清,我需要做什么?这个世界又需要我做什么?

所以我逃避现实,什么都不做,这样最安全,这样最让我舒服。

我在虚度自己的时间,最近科学或将延长青春期的后限,从19岁延长到24岁。

尽管如此,我也是落在青春期的延长线尾巴上了。

待业的这段时间,我做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吗,还是无意义的一天不断的重复呢。

或许我的时间本身就不值钱,我的青春就不值钱,或许这个时代大多数普通的年轻人的青春都不值钱,或许只有成功人士的青春才值钱,才是不能虚度。他们金光闪闪,带着拯救苍生的使命而来,而我可能只是简单的存在着,什么缘由都没有,什么意义都没有。

我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到底要做什么呢,谁告诉过我们吗,老师只告诉要好好学习,告诉这些「无意义」的事情并不会提高你的分数,而大部分普通人的家长对现在时代的跳动可能早已跟不上节拍。那你去问谁呢,问身边的朋友吗,或许他比你还要迷茫。

年轻人的最基本任务是什么?

争名逐利。

我有爱人,有家人,有朋友,有国家,他们需要我做什么呢,最重要的对我而言,我到底要做些什么呢。

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呢,不断拉近物质和精神之间的差距吗,穷文艺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我需要物质给我更大的刺激。

所有人,包括我自己,最期盼我做的事情,可能就是尽最大努力赚钱

年轻人不应该关心时事吗,不应该关心社会事件吗。

关心这些事情太简单了,太简单就能做到的事情反而没有什么价值。

你能指望普通的年轻人做什么呢,看到社会上的负面新闻,义务转发,愤怒点赞,问题就能解决了吗,过去的 2017 年告诉我们,并不是。

我们的满腔怒火,心怀天下变成了什么呢,为新闻发酵的社交媒体贡献了 KPI,为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出了自己的一份力,为进入互联网大厂的程序员待遇加了一把火。

社会现状有一点改善吗,没有。

一万级别的点赞,百万级别的转发,你只是其中的一个数字,2000到2001的力度。普通人的发声无意义。

年轻人需要什么?将自己放在公开透明的市场中不断厮杀,不断的往上爬,期间和资本家斗智斗勇,积累自己的能量,缕清社会关系,搞懂社会运转的基本原理,上岸之后的一次发声足以抵得上百万级别普通人的发声。(我希望你到时还是一个好人)

你的争名逐利改善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你对话语权的争夺对社会的改观增加了可能性。

连自己生活质量都无法改善的人是无法指望他们关心天下苍生的。在这个时代,穷人也不能再联合更多的穷人起义了。

富人不一定会关心穷人的死活,但穷人肯定不会关心穷人的死活,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所以要先入世再出世。

我已经长大了,不能幻想不切实际的虚无了。保时捷不会从天而降,这个社会也不会平白变好。

The child is grown, The dream is g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