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大义第七期:尊重从来不是相互的,别人只会因顾及你的实力而不敢欺辱你

1.

孤独是制造出来的。

比如,一个人感冒了,他可以吃药,也可以输液。如果吃药,他会觉得情况还好;如果输液,他会觉得情况严重些。输液,可以在家里输,也可以住院。如果在家输,他会觉得情况还好;如果住院,他会觉得情况严重些。其实都是一样的病。 如果住院时有家人的陪伴,有亲友提着水果糕点来探望,他不会觉得太孤独;如果是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半夜发烧,坐着出租车到医院挂急诊,他觉得孤独死了。其实都是一样的病。 到底是生病孤独呢?还是住院孤独呢?还是半夜打车孤独呢?还是一个人孤独呢? 一个人半夜在家睡大觉,睡得呼呼的,不会孤独。半夜打车吃火锅,也不会孤独。住院时,乱七八糟的亲戚来了一大群,也不会孤独。所有这些事情,单独拎出来看,没有一样是孤独的。但凑在一起,就给人一种很孤独的印象。

生病就是生病,你却偏偏在生病时听李志,你不孤独谁孤独呢?你要是听郭德纲,病还是一样的病,孤独会少一点。

孤独本身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生活。如果不人为地往上添加分毫,一切状态都只是:生活本来如此。

王路谈人应对意外的主观看法更加重要,比如你心态好些,「欺骗」自己当下的处境并不严峻,那么自己对当下处境的悲观看法会少一分。

但是,人是做不到的。

比如我现在在和一个人吵架,按理说如果我心平气和,我便不会内心有波动,内心返上来的负面情绪也要比对方少,但人此时的正常反应如何呢,必然是心跳加速,聚精会神,想办法找对方说话的纰漏从而反击对方,实在不行,分泌的肾上腺素还可以帮你打人或快跑。

这是人的本能,在遇到危险,失意时内心产生的关注力量会瞬间增长,用来帮助你脱离困境。

2.

很多事的发生,不是因果的,而是概率的。在因果论看来,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一定有原因,这个原因一定可以检讨和防范。但是在概率论的观点看来,很多事情的发生是孤立事件,根本不值得耗费心神反应过度,发生了就让它过去吧,没准更好。

那我该如何分辨某事件的背后到底是必然事件还是随机事件呢。

3.

真的要做原创的好的作品,你不能去想观众想看什么,你要带他去看一个他没看过的东西。——赖声川

谈创作,不要困于现有形式。

4.

几间东倒西歪屋, 一个南腔北调人。

「硬核朋克」徐渭,欲拜访绍兴青藤书屋。

5.

我们似乎总会在某一年,爆发性地长大,爆发性地觉悟,爆发性地知道某个真相,让原本没有什么意义的时间的刻度,成了一道分界线…

在颓靡一段时间之后的某一天,看着外面的天气正好,对当下的生活产生了十足的延误,于是决定做出改变。

6.

你那么厉害,我的代码里有一堆 bug,你有本事给我修好呀!一个小时能完成吗?” …… 显然这些人说出这些话来,是极度不尊重的,这显示出他们的无知和自大。越是无知的人越是容易自大。这些人自大的认为,自己觉得重要的问题,就是真正重要的,你没做这件事,那你就是能力不行。这些人不明白,一个专家的价值,不在于他能否解决你的问题。很多人的眼界太小太低了,所以他们所谓的“重要难题”,他们衡量一个人是否厉害的标准,在专家的眼睛里往往就是一坨屎。真正的专家不是给人清理垃圾擦屁股的。说这些话的人,他们的心理是扭曲的,他们的级别是非常低的。如果你转达这样的人的话,那你的级别可能也差不多。

对方说出你做不到的事情,是他想要做的事情,和你无关,他想用他的评判标准来约束你,知道你暂时无法达成,就可以和你拉到和他一个级别,表示你和他在这件事上是一致的,都是无法达成此事的「同类」,你和他是有着相同对话高度的两个人。

但他的标准并不能约束你,评判你。

你可以怎么还回去呢,比如「你算哪根JB,我凭什么帮你达成某某某」

他回「不行了吧」

此时你该骂就骂即可。

7.

樱桃好吃树难栽。风霜雪雨的风险又不想承担,怕脏,怕事儿,只想等着摘果子,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有背景可以不累,没背景可以选择不累,但过得不会如自己的意。这并不是因为没有过上好的生活而悔恨,而是因为选择了不累之后,就失去了种种可能,只能被动接受生活的安排,还会被其他权贵打压,自己便天天后悔我怎么当初不这般那般。

8.

“怎么才能让别人尊重你?”

“我尊重别人,别人就会尊重我。”

“错了。是实力。”

有的人就是不会尊重你,不管你展示出了多大的诚意,这个时候你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毕竟有些人你不操他妈,他就不知道谁是他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