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id I ruin my life

我喜欢为人师表,给别人灌输自己的价值观。但说多了也就那些,如今愈发讲不来人生经验,因为我好像做什么都不成功。但也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完美,那就是将自己的生活搞砸。

我不忍回顾自己这几年的生活,因为一旦那些过去的点滴浮上心头,我就觉得恶心。而且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恶心的事并没有帮助我取得什么人生经验,也并没有普适性,它们就这么发生在我的身上,但又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自我矛盾,自我斗争

我自身一直存在很强的斗争性,矛盾性。这种特质影响到我生活中几乎每一个需要我做出的选择。无论这些选择重不重要,自己犹豫的时间总会比一般人长很多。

这种犹豫主要体现在反复无常上面,比如买鞋试好了大小,要买的时候突然又想换双大号试试,然后就会发现两双鞋大小相差不大,每次都会在「最合适」上纠结很久,就算最后勉强做了决定,事后还是会懊恼自己,如果当初选了另外一双会不会更好。

这种反复无常,经常后悔的性格贯穿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多疑

我很难相信别人,或者和这个时代越来越高的信任成本有关。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来约束,但是如果遇到尖锐的矛盾冲突,我的保护机制就会越来越强,这些人为的约束手段就会逐渐失效,我和对方的信任感就会瞬间崩塌,后续的沟通交流必然是一个不断撕扯、拉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语言几乎完全不能代表我的真实想法,这就导致矛盾的进一步升级,离我最开始的想达成的目标越来越远。

善于自我模仿受害者

互联网于我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就是,我可以寻找与我情景相似的人,看看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我现在的处境时是如何处理的,如果大多数人都选了 A 方案,我很大概率不会选 B 方案。

其实这本身是一个降低风险的好办法,就像网购平台,如果没有特殊的要求,价格也合适的话,按销量买东西基本不会错。毕竟这本身就是一个市场化的过程,市场本身具有强大的优化调节能力。

但有一点不同的是,我太依赖于「销量」了,有时自己的「需求」、「预算」本不是如此,我的角色也不是如此,但也被大众带着走了。

「你看了一本病症自我诊断的书,你走出图书馆,感觉自己快死了。」

有时我会脑补自己是一个受害者,在很多情况下我都会这么做。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我是想将自己先行放在一个「弱势」的身份上,无论接下来事情的走向如何,我都是有理的一方,正义的一方。我占据道德高地,就算我在其中做了不合常理的事情,我也可以安慰自己我是受害者,这样做是合理的。

通常情况下并没有那么糟,但都被我有意的过度「糟糕化」,当时可能会有很多更好的解法也被我无视了,选择一些比较釜底抽薪的做法。

我不敢承担自己的责任,我并不成熟。

逃避「合理化」

其实谈到这个问题,可以展开说的有很多。这是最接近我现实生活的一点,也是我最需急改变的一点。

我之所以会逃避一些当下急需要我解决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前一点「善于自我模仿受害者」,也就是会将一些事情的危害性放大,觉得它们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大到影响我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上。

我是对一些事情的严重性产生错误预估,还是说想通过这些错误预估故意当借口来逃避下一步的生活呢?

插播:我是如何转移注意力逃避当下的生活

  1. 音乐,做一名专业的音乐鉴赏人,短时间恶补大量系统音乐知识。比如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摇滚」、「后摇」。我会去听这个领域开山鼻祖的音乐作品,确定下几个音乐人或乐队之后,在豆瓣上看他们的专辑评分,选最高的几张去听,选出自己喜欢的单曲。这样的单曲一般比较集中,即某张专辑你可能很喜欢,里面的歌收藏了大部分,也可能有的专辑里面的歌一首都不喜欢,切歌不停。

    然后我喜欢上了披头士,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懂摇滚。

  2. 看某个喜欢作家的书,和 1 类似。

  3. 坐地铁然后到处乱转。

其实我就是想通过做些事情,来填补自己的空虚感。

就像这世上不存在完全的自由,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来说,完全的自由就代表着无法安放的青春,其中大部分躁动的时间都让我荒废了。

在意他人的看法,不敢做自己

我对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不敢轻易的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因为我有顾虑,我会顾虑别人对我的看法,甚至在这个博客中,有的内容也难逃「政治正确」的束缚,我想写自己真正的写法,但又怕写成刻意的「立异」。总之,我不敢做自己,包括在博客这片自留地上。

我在意别人的看法,别人的评价,别人希望我成为的人,我走的路,我学的专业,我喜欢的东西,我爱的人,我选择的城市,我活的并不自我,也不特殊。

我很普通,因为我不敢像《爆裂鼓手》那样为了自己所热爱的东西放手一搏,我活的像每一个普通人那样,彷徨而无力。

我意识不到自己应该什么时候该和世界和解

我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当导演、作家、赛车手、拳击手。但是我知道有些目标我是达不到的。我不知道自己应该什么时候才能和世界和解,真正的融入到社会分工中去,积累自己的能力与财富,走上生活的「正轨」。

我之所以没有做出真正的改变,是因为我还抱有幻想,对自己的能力抱有幻想,对当下抱有幻想,对时代的发展抱有幻想。

我善于放弃

我进行了很多尝试,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失败的尝试大部分我都会放下,不再尝试,我身边的人也在劝我不要坚持,尽快走上「容易」的道路。

我是如何断定自己是不适合再尝试一次的呢,一次的失败就将自己定性?我就没有试错的权利?然而我连再试一次的勇气都没有,草草终结。

止步于「自我批评」

这不是我第一次写「自我批评」的文章,我善于自我批判,也乐于自我批判,好像这是一种我喜欢的文体。

自我批判的目的其实就是指出问题然后改正,然而我只是止步于「批判」本身,为了批判而批判,凑字数一样的文章写了一篇又一篇,表达的内容却并不新鲜与深刻。我没有改正的勇气与决心,我向往更美好的生活,但我却无法逃离当下。

我获得的最大成功,就是在失败这条路上高歌猛进。

我很穷,但我并不思変,这就是我搞砸自己生活的最大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