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逐渐理解以前不理解的东西

我当初报考外地大学,包括来上海,脑子里都有一个很强的声音:逃离父母、朋友、同学,逃离我所熟悉的一切。我希望就算自己在外乡过的不好,是死是活都和你们没关系。我的成长过程中被掌控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当我能远航的时候,我真心希望这条路能自己走。

所幸我的家人并没有限制我什么,做什么决定都很支持,也让我折腾了很多次。

但我还是对于交流中流露出来的建议很排斥,包括要不要孩子之类,我的看法是,无论要还是不要,这个孩子的出生都不以除了我与我爱人之外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你们想要孩子,你们可以自己生,这不是我生孩子的根本理由」。

我希望「我想这么做了」是我做任何事的唯一原动力。

所以我对「掌控」十分反感,我要做什么,要学什么,我要和什么人相处,我都希望自己做主。

这算是一种对小时候「缺少自由」的代偿。

但最近,我的这种想法发生了变化。

我和敬礼虽然都在上海,但还存在「异地恋」的情况,她的学校距离我 40 公里,我们每次见面都要坐将近一个半小时的地铁,这趟地铁也是上海乃至全国最长的地铁线路。

但也是在这条地铁上,我逐渐理解了一些以前不太理解的东西。

上海的地铁很方便,但是对于郊区线的「驾驶」并不是很上心,开车过程中经常「急转急停」,地铁到站「对门」对不齐也很常见。所以就算坐一路也并不轻松,况且没座。

由于我的原因,敬礼不仅搞科研很辛苦,还要抽时间接外包,我不想让她在这方面也累到。

我经常让敬礼跟紧我,好有座,就算没座,我也会时刻关注周围人的动态,猜测他们之中谁先下车,并做出相应移动,

有人下的时候,我会示意敬礼早点过去,她坐下,我才感觉自己解放了不少。

所以,我对「控制」开始改观。

家里希望我早点稳定下来,早点过上「还房贷」的生活。但我爱自由,我不喜欢受限。但在我经历了一段时间「寻找自我」的生活之后,我开始向往这种「重压而规律且上进」的生活。

家里希望我找稳定的工作,我希望敬礼赶紧找座坐下,这两件事都是希望对方过得好。

我现在发现,我的反叛大多情况都是为了「刻意」反叛。而没有领悟到反叛的内核精神中最重要的「独立思考」。

我大多数不「随大流」的生活时间里又做了什么呢?有做什么自己爱好的创新工作吗,有好好的积累自己吗,有在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吗。

随着我经历的增长,年龄的增大,我身上经历的一些事情,让我逐渐理解了父母对于我的一些态度的心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