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挺身而出的年轻人都去哪了

@陆贽

与古代人视参与公共事务为自我人格完满的标志不同,现代人伴随着启蒙运动个体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兴起,更注重个体自由与自我表达,私人领域成为每个人生活的重心。而随着消费主义的进一步兴起,消费主义相关活动更是成为个体自我认同的重要来源。消费主义符号参与到个体的自我认同的建构过程,我们逐渐成为了消费主义的“奴隶”,由消费行为组成的生活方式决定了“我们是谁”,人们日益沉浸于消费主义带来的美好满足之中。

在当今时代,大多数人早已习惯了天朝政治制度和社会环境难以改变的现实,放弃变革的希望,不再关心国家大事和公共事务,开始逃避现实钻入私人生活领域,不再对超越个人的目标和价值感兴趣,而是专注于家庭、房子和财富等现实追求当中,他们满意地享受着挑选各种消费品的自由,却没有参与公共事务、参与政治生活和发挥才智的自由。

人们把现实生活的替代方案当成自然而完美的生活方式,把兴趣更多的放在消费主义的满足之上,却不会注意自己在精神、道德和政治上被侵犯的事实。 这种追求物质消费满足的社会“内在化”倾向激发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公共服务的改善,有助于提高社会生活水平。

然而没有正常的政治生活,缺乏公共领域的言论表达和政治上的自由参与,人们就无法从被异化的社会机器当中解放出来,成为真正的自己。

人的自我意识被阉割,进而产生自我认同危机。 其中以身处社会中间位置的中产小资群体最为典型,中产小资极为推崇眼界,他们忙着模仿上层统治阶级来组建自己精致的生活方式,对广大底层民众的现实生活持漠视态度;他们积极进取,志得意满,追求个人私利最大化,憧憬上层阶层的生活并满足于现实充裕的物质享受,过着精致而优雅的美好生活;他们消极躲避着所有公共政治事务,坚信着只要不关注政治,政治就不会来找他们,中产阶级在公共事务上经常出现“邻避效应”的奇怪现象;他们沉湎于自身小确幸的小资生活,甚至是对关注公共事务之人冷嘲热讽,而等到自己灾祸临头时哭天抢地,大喊人心冷漠无人出手相救。

慢慢地,一部分理想主义者被迫向现实妥协,开始背叛过去的自己,安于岁月静好生活,甚至是嘲讽过去的同伴。于是他们开始不择手段地赚傻逼们的钱,积极钻研营销,给公众熬鸡汤,迎合庸众的内心需要,骂男权女权贱人Low逼,玩弄众人情绪于鼓掌之中。最终他们开始赚钱了,成功地把自己洗白,成为众人仰望的“成功人士”、“企业家”和“时代风口上的猪”,然后他们就来知乎开Live给众人传授人生成功经验,气死那些失败在最后一公里、吃不着葡萄而想自杀的勃学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