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档泛科技播客——WEB VIEW

我做了一档泛科技播客 WEB VIEW

「不囿于 WEB,不止于 VIEW」,WEB VIEW 是由 Yin 和敬礼主持的一档泛科技播客。节目中我们谨慎考量技术进步所带来的优缺点,提倡用「人治」的方法重新审视我们的日常生活。

我也上线了自己的第一期节目《正视微信》

这是我们的第一期节目《正视微信》。从浏览器到微信,我们经历了传统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过度,或许已经习惯了微信在日常生活的霸主地位。

「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不断有反思者质疑这句标语,不断有反思者逃离微信。我们要如何正视微信,是无为而治还是为左而左。

那么,什么是播客?

播客(podcast)是一种音频类节目,你可以类比为以前的电台。有所不同的是,电台一般是直播形式,播客可以进行二次剪辑。

二者在更新频率上也有所不同,相比于较高频率的电台,优秀的播客节目需要很长的时间进行选题、策划、录播和剪辑。

如果再追求完美些的话,还会在节目上打上时间轴,方便听众快速了解节目内容和快速定位到节目中的某个 chapter。

为什么是播客?

怀念 Web、RSS

我没有选择一些第三方平台作为播客内容的托管方,而是从建站到发布都是将内容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然后将音频的 RSS 分发到泛用形播客客户端。

播客这点和 RSS 很像,我喜欢这种去中心化的信息接收方式,这遵循了互联网最初的本质。

除了我对 Web、RSS 抱有很强的怀念之外,播客对我而言也是一个十分适合的方式。我坚持写的这个博客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从一开始的技术积累,到编译外网有价值的文章,到现在过多的渗透自己的「私域」。这个博客最初的的「可分享性」已经不高了。我有很强的表达欲望,我急需另外一种表现形式。

这并不是说我的「私域」有多么不堪,多么不能为人所知,而是我认为传播这样与个人相关性过高,而没有广泛共鸣的文章,对于一个写作者是不合格的。

我觉得看一个人写的文章,需要考虑他的岁数,这个岁数的下限就是三十岁,比如村上就是三十岁开始写作的。

我们二十岁出头从大学毕业,开始接触社会,对于「学生」这个身份确实已经游刃有余,但对于「社会分工」来说就非常稚嫩了。这个时候的文章大多看不得,因为这个时候的文字大都「经验」加持,就算这个年龄很喜欢看书和电影,善于从他人的生活汲取经验并从中得到高深的感悟,那也是二手的间接经验。而真正让一个人成长起来的,还要看他的直接经验,这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得知此事要躬行」的道理。

这个阶段的文章有害是谈不上的,这就像你要准备毕业演出的吉他弹奏,所以你每天都要在宿舍练习那首要演奏的曲子。我想,你最后的演出效果应该是不错的,毕竟你实打实的准备了。但是你的室友每天都要遭受你一天又一天的「拉锯练习」。你最终的舞台演出就可以类比「三十岁文章」,而后者的「拉锯练习」可以类比「二十岁文章」。

如果你一直坚持做一件事情很长时间的话,你最后一定会在这个领域有所成就,但是,你在走向专业的过程中,中间嘈杂的练习声没必要传达给别人。

音频继承了文字的「高效性」

文字这种「低效」载体相比于图片、视频之所以还能一直在互联网作为主流存在下来,恰巧是因为它的「高效」。

两三行的信息量,可以让你在极短的时间了解写作内容的来龙去脉,阅读过程也是可以阅读者起主导作用,比如你可以随意控制阅读速度和阅读时刻。

除此之外,文字可以调动你很强的脑补能力,「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如果让视频来做,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是一个演员,她按照文字的描述去完成这个角色,而这种完成是唯一的,是视频制作者单向向你定义的。而对于文字来说,阅读者眼睛扫到这行文字时,会产生不同的样子,不同的人,不同的时刻,脑海中都会出现不同的影像。

这是文字的优势。

我们好像从文字和语言诞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接受「文字表达和语言表达是一致的」这样的既定事实。如果你不清楚我想表达什么,你可以看下《你一生的故事》七肢桶的文字语言体系。

所以音频继承了文字的几乎所有优势,除了不能控制阅读速度。

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人们接触网络不再局限于时间与空间,这不是白白得到的,技术的进步并不是完全碾压的,它需要一定的代价进行让渡,比如移动互联网让渡了传统 PC 上「并行」的能力。

你在手机阅读文章,这个时候你接收到了一条即时信息,你需要中断阅读,去处理信息。(微信提供了一种罪简单粗暴的妥协方式,但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这是被移动互联网本身所局限住的)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

不是 PC 上直接照搬就可以在移动端上用的,所以我不理解有人可以接受「虚拟摇杆」这样一个奇怪的产物,难道现在玩游戏的要求可以这么低了吗,不仅没有完整不伤眼的大屏幕,连物理反馈都舍弃了。

音频是一种改良的传播方式,它可以解放你的眼睛。

播客是可以当成音乐听的。甚至你可以将它当成背景音乐,手头上去做别的事也没什么大碍。

所有人都可以听的泛科技播客

WEB VIEW 并不只针对于包括程序员在内的互联网从业人员,而是所有对互联网感兴趣,会反思技术在我们生活中扮演一个怎样角色的人群。

我不会指望一个播客节目就可以让你听到什么别的地方没有的知识,也不会帮助你升职加薪。区块链,比特币这些东西我们一般也不会聊。教你写代码更是不现实。

如果我更坦率一点,谈这个播客一定会有什么,我觉得是「偏见」。真的很讽刺,我的第一期节目就是《正视微信》,正是着力于消除偏见,站在中立客观的角度去看待可能有争议的事物。但恰恰相反,正是这样的一种偏见驱动我探寻我所厌恶的事物背后的闪光点,我的文字和声音一样,都是带有偏见的,这一点你从我节目中对嘉宾的引导性提问方式中找寻到。

但偏见也没什么不好,或者它只是在语义,传播上是贬义词,而从实际意义上无论是客观存在还是对整个世界的促进程度上来说都是有利的。

如果我们对周遭的一切都全盘接受,不去权衡优缺点,那怎么还会有更多优秀的产品出现,尽管你满足于现有的产品,但它所伴随的垄断效应必会让它更加肆无忌惮,蚕食我们的使用体验。到最后,我们只能别无选择的接受它。

这个世界的部分准则就是「偏见」在把持,比如音乐,你谈口水歌和优秀的摇滚乐、古典音乐没什么本质区别,只是因为「我乐意听口水歌」这样的论断我是断然不能接受的。音乐产业的蓬勃发展尽管衍生出大量人们喜欢的作品,得以适配人们各种各样的品味,但音乐在专业性,艺术性,深度,是有高下之分的。音乐是有乐理的,音乐可以刨除主观性而打分。

「不囿于 WEB,不止于 VIEW」,我希望这档节目在以后的日子多做几期,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听到。我十分期待并荣幸地得到你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