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笔记(1)

回避口音

需不需要刻意回避口音呢,我觉得不必,天津方言已经很接近普通话了,对听众也很友好,再说天津方言也有很高的辨识性,我希望它承载一些个人风格的东西。

当然,节目中也不能完全使用方言,还是要用普通话为主体。我觉得南方人在说普通话方面要比北方人好很多,可能是因为北京话太「翘」的缘故,儿化音过多,北方人说的不自然,南方人却都控制的很好。

节目怎样权衡天津话、北京话、普通话之间的关系呢,我想大概是以普通话打底,时时刻刻想着远离北京话,在天津话与普通话之间区分很小的地方使用天津话,区分度大的地方使用普通话。

远离北京话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说话说快点,不给「翘」「卷」音出来的的机会。

节目中插音乐的问题

中文互联网播客现在尽管还是一个很小众的领域,但还是涌现出很多优秀的节目内容,而这些节目内容的风格和地域有很强的关联。

比如整个北方,基本以北京系为代表,或夹杂些天津系,或被收编。首都在各个领域都处于压倒性优势有关,播客也不例外。

在节目展现的细节上来说,北京系会更加的生活化,他们也会在节目中插入背景音乐烘托节目氛围,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听众会感觉放松,把听播客这样的一个事情更加的「背景音乐化」了,你可以健身时听,打牌时听,遛弯,坐地铁都可以听。

但是有些思辨性的内容插背景音乐就不是那么合适了。这会分散你的精力,让你无法专心全听主播说话的声音与内容。

这就要说到南方系和北京系播客内容上有很大的不同之处。

北京系有很强的生活气息,给你的感觉很随和,不那么远,听的过程对注意力的要求其实不大,在听播客环境上也要求不大,不需要你拿出大块的时间来听节目,如果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的话,还可以记录播放位置,随走随听。

南方系则不同,节目的思辨性或许是他们的第一考虑,所以他们的节目很少会有全程放背景音乐。讲的内容也偏观点、评判,西方。

思辨观点需要注意力集中,背景音乐会打扰你的注意力。

我本想结合南北方的优点来做,却有时事与愿违。

但我相信,播客是「品味即风格」的形式,背景音乐也是体现品味的一种体现,或许以后我会专门推出介绍音乐的播客节目,但至少目前为止,我不会在全程加音乐了,只在开头和结尾加入音乐。

刻意模仿

节目现在听的人不多,反馈也很少,主要还是我们节目质量的问题,所以我需要主动让自己的节目让陌生人听到,从而给我一些做得好或不好的反馈。

友善的人总是多数,或许看在我每次都写满满一页 show note 的份上,也就真有热心的网友认真听完,认真给我写了很长的反馈。他们提到一个问题:模仿

说我有在模仿李如一和任宁在节目中的一些表现,或者他的意思是说我们之间的节目并没有很大的差异性,给听众感觉类似。

我很难听完李如一的节目,但任宁的却很感兴趣。

李的节目很不注重剪辑(也或许是我过度剪辑),节目中的一些喘气声,鼻息声都完整保留,观点类节目也不会插入背景音乐,所以我在听的时候就会很敏感这些声音。

内容上,李的节目我也大多不感兴趣。

谈到模仿上面,会有相似的地方,比如说话的语调,提问的方式,聊天的节奏。我总在听他们的节目,或许耳濡目染地认为他们是业界的最佳实践了。但也可能只是最流行实践。

总的来说,他们的节目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与指向性,我现在手里也只有三期节目而已,谈个人风格和节目偏向或许还未建立起来,暂且向这些播客界的前辈取取经,我相信在做几期之后,这种相似性会少很多,自己也会更加游刃有余,找到自己适合的内容进行输出。

所以,在「模仿」这个问题上,我暂且给自己一个台阶,将之归类于技术问题层次,也就是可以通过时间和经验逐步解决的一类问题。

谈聊透

谈第二个反馈到的问题,节目主题的深度。

我尽量充实播客内容,但这种内容看来更像是堆砌。我会在一期播客谈很多东西,尽管我有一个预设主题,节目也会围绕主题来聊。但当我无法聊深的时候,我会「跑题」,这样虽然看起来内容有很多,也聊了很多的东西,但是给人的感觉并不觉得充实,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听众可能会很累,不知你所云。这是一种逃避的做法,因为自己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功课,没有在话题上挖掘地足够深,用宽度来弥补深度。

表演还没结束,我就去下个场子了。

二次思考

之所以会存在话题不够深的问题,这和我准备播客的流程有关系。我有时会有些灵感,会随手记下来这些灵感。等积累了足够多的时候,我会试着找寻它们之间的关系,尽量增加它们之间的关联性。看积攒的内容差不多了,再看也是该更新的时候了,那就做一期。

所以说这个节目有很大的主观性,因为我很少主动去找寻资料来支撑我的观点。我听其他播客,他们会经常给出很多相应的链接(多是英文)。至少他们是在思考问题的过程中又进行了二次思考,二次探寻问题,我和他们相比,少了这一环,所以相比他们,我在深度上少了一截。

其实这是准备不充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