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播客吧,毕竟生活最大的敌人是无聊

我不喜欢这个时代,或许把我放在任何一个时代我都不会满意。

我对周遭的一切嗤之以鼻。这又或许是我拒绝低俗的一种过度高傲。

我不喜欢一句话一段的文字格式,也不喜欢文章中几段就要插入一张无关图的思维缓冲,更不喜欢低俗内容标题党来吸引眼球。

我喜欢远古的互联网,互联网之子 Aaron Swarzs,阮一峰,王建硕这些早期的布道者。他们的出现好像让知识——这以前最昂贵的商品变得廉价。开放的思想,前沿的技术,新鲜的事物就这么推送到你眼前,前提是你要掌握正确的信息摄取姿势。

我也仍难忘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场景,尽管不是 iphone,但它给我的惊讶已足以让我铭记,将 PC 互联网上的网页通过小小的手机屏幕浏览,好像你可以将 PC 装进口袋。

智能手机只是一个终端,你在它上面进行各种操作。它将你的指尖指令通过请求发送到远离你几千甚至几万公里的服务器机房,再在那里进行复杂的数据处理。

万物即接口。

智能手机就是面向你的最前端。

但我不认为用手指在小屏幕上戳来戳去可以算得上什么好的游戏体验。也不认为点击小的都看不清的按钮算得上什么好的用户体验。

智能手机适合干什么,这是个问题。

它适合长篇的文章阅读吗,显然不适合,不只是因为人们失去了长篇阅读的能力,更是因为在手机阅读的过程中,你的注意力会被干扰,一个顶部的推送就会让你眼珠上移,你忍不住跳到另外一个 APP 中,你或许不会再读完当前的这篇文章,也或许注意力又被另外的 APP 吸引走了。你失去了文章,但这重要吗?

这是一个信息过载的时代,每天你都会接触大量的信息,尽管很多内容都是无效、低级且与你无关的。但它们就这么出现在你面前,你却无法提炼。因为这些信息已经渗透到社交媒体的方方面面。

你怎么能躲开呢。你屏蔽了不喜欢的营销号,虚假信息源,但是你的朋友呢,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成为这个信息泄殖腔中的一环,不断吞咽并排泄各种不重要的垃圾虚假信息。

智能设备更像是多媒体设备,它最大程度上承载着我们眼睛上的需求。但是别忘了它还可以发出声音,比如电台。

电台好像过时了,我印象中的电台好像还存留在中学时代的夏天,客厅中支起写作业的圆桌,我坐在防盗门的旁边,这样可以凉快点,外面的楼道情侣每天都会在晚上的时候轻轻地说些肉麻的话。父母进屋关门的时候,我偷偷打开功能机上收听家乡的音乐和相声电台。

那个时候没有人逼你赶紧长大,没有「佛系」,没有自媒体贩卖焦虑,也没有高耸的房价,有的只是赶紧放学收看的电视节目,和转天要踢的足球比赛。

每个人都会怀念过去的时代,或许人们都太不愿长大了。

谁都只想当一个男孩,而不是男友,丈夫,儿子,父亲,职员,老板。

谁不是逃避生活的普通人呢。

生活最大的敌人是无聊。人都是慢慢服了的。

日复一日的工作,能有多少的创造性?

我能做的只有在地铁途中看着周围人拿起手机之后,自己也掏出手机成为僵尸大军的一员。再然后呢,今日头条还是抖音?

我能不能让眼睛在通勤时休息,我能不能不看手机,我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观察僵尸大军的一举一动。他们的表情或许反应了此时的心情,有人紧锁眉,有人喜笑颜,是工作不顺还是心上人不在身边?

我需要解放视觉,尽管这是视觉的时代。

但我还需要信息的摄取,播客怎么样。

播客是不是电台的延续,严格意义上讲不是,你在收音机听到的声音大多字正腔圆。科班出身的主持人也很少读错字,也不会总是出现哈哈哈的笑声。

播客不一样,它的内容更自由,它也不需要你是播音系,只要你敢讲,只要你有想讲的内容,你的声音就可以被很多人听到,如果你的内容质量很高,你还会被更多人听到。中文互联网播客现阶段竞争并不激烈,你还有机会。

如果你想判断一个领域是否有很多人在做,只要看他们其中的大多数是不是已经找到合适的商业渠道,很幸运,大部分播客都是不盈利的。付出了大部分的准备时间,选主题,录音,剪辑,内容分发,然而这一切都是出于兴趣驱动,互联网还是有魅力的。

相比于国外播客界,我们的中文互联网播客很不成熟。从数据统计、商业合作、播客专业性、听众认可度到广告主认可度,可以说,2018 年的中文互联网播客就像 2011 年前后的移动互联网——群星即将闪耀。

更值得一提的是,播客是去中心化的,这也符合互联网最初的本质。严格意义上的播客需要主理人自己搭建网站来生成播客的 RSS 源,这样你就不需要在某个特定平台才能收听节目。苹果自带的播客应用和优秀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已经可以很好的完成任务。而且它们也不会对你的节目进行删减和广告植入,你可以百分百地收听主播们最初的声音。

如何看待播客这种「新」兴事物?

比如你听了我的建议,去尝试听几期,那你要听什么,还有动辄一个小时的恐怖时长。在这个追求「短平快」的消费时代,或许有点强人所难。

我认为播客可以分成两大类。我暂且按照收听场景进行分类:

  1. 背景音乐
  2. 睡不着觉

第一类很容易理解,你收听的场景更广,做饭、健身、通勤都可以听,它对你的注意力要求并不是很高,它就像你在听的音乐,这类播客内容不会很深,它更像个拿马札做马路边和你聊天的人,他解决不了你什么问题,甚至聊的都没有什么主题,但是你听到他们的声音,你会很舒服,你会静下来,这个时候,播客要比音乐更有镇静作用。你的心是平和的,尽管你的烦恼还是一个都没解决。

第二类更多是在睡不着觉听的,意思是指那些思辨性很强的播客节目,这类节目大多有很强的主题性,每期聊的内容随意性不会很强,基本上主播都会准备很长的时间来录这期节目,它需要你相对高的注意力,或许你一句话漏过去了,意思就跟不上了。但你又不能像文字一样往前翻。

或许你在听完这一类的播客长了很多知识,或许没有,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样的声音可以让你长时间高度集中注意力来做一件事情。在这个时代,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而很多情况下,优秀的思辨性播客可以让你有提笔记下来的冲动。

播客就是这样一种交互方式,或许你害怕孤独,谁不怕呢,谁又可以逃避得了孤独呢,你总要和它共存很多年,你总要学会和自己相处,打发无聊的余生。

生活最大的敌人是无聊。

尽管很多喜欢独处的人并不承认自己更喜欢适度的社交。

在那些地铁上你觉得该掏出手机的时刻,那些你觉得应该要睡了但怎么也睡不着的时刻,那些你觉得什么都没发生但就是很难过的时刻,你总希望能哪能发出什么声音,试试播客好吗,主播不是高高在上的明星,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的精心节目更像是在准备和老朋友的重逢。

当你发现地铁太吵,周遭太吵,世界太吵,或许你可以买一个降噪耳机,在播客和音乐中遇见有聊的人。